你的位置:首页 > 专题活动 > 三下乡

七旬土家织锦传人唐洪祥坚守织锦几十载:要千辛万苦把它留下来

2017/6/29      点击:
 

三四十分钟的公交车,一个半小时的大巴车,再经过数次辗转,我们终于抵达了来凤县团委政府,而此时,唐洪祥大师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

看到我们团队专程从恩施州到来凤县调研西兰卡普织锦,唐老先生微笑着向我们招了招手,赶紧带着我们前往他的小工作室以及家中参观。虽已是七旬老人,但唐老师看起来仍神采奕奕,讲话时口齿伶俐。唐老师个人虽被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织锦专业委员会评为“中国优秀织锦工艺传承人”,但通过短短几小时的接触,我们感受到了唐老师本人的低调与亲切。

在来凤县凤中路摆手堂内,有一家唐老师自己创办的土家织锦村民族工艺有限责任公司,使用面积1000多平方米,是一栋三层小楼,有工艺传承人8人。

走进“作坊”

我们刚踏进作坊的时候两位女纺织工人正在工作,见我们进屋他们赶紧起身,热情地向我们介绍织机。唐老先生走到挂在墙上的西兰卡普简介图前,从西兰卡普的起源谈到了其发展。来到二楼,唐老师首先带我们参观了两间古朴的卧室,床上整齐地摆放着明显具有西兰卡普风情的铺盖,还原了西兰卡普最原始的意义——花铺盖。大厅里摆放着一架大型织机,墙上挂着多幅精致的西兰卡普织锦成品,唐老师一幅一幅地为我们介绍,强调了每件成品都是极其珍贵的。唐老师边和我们闲聊边带着我们来到三楼,这里存放着各种织布工具以及含金量非常高的荣誉证书。唐老师在向我们展示国外国内新闻报道存件以及各种奖项时难以掩饰其内心的自豪感,“我们的产品通过各种渠道已销往日本、马来西亚、新加坡、美国、法国、英国等国,很受外国人欢迎。”唐老师说时笑容满面。

        家中来访

参观完唐老先生的工作室我们来到唐老师家中。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唐老师和普通居民住在一起,家中布置简洁,随处可见西兰卡普风。和作坊一样,一进门就看见了一台织机,唐老师老伴刘奶奶正坐在织机前工作着。左手边墙上挂满了唐老先生所获的各种荣誉,正对着我们的是数幅他们自己织的长块织锦,作为壁画整齐地挂在墙上,令人赏心悦目。我们来到唐洪祥老师的书房,终于见到了由他撰写的10万字的深受广大师生欢迎的《中国土家织锦》,这也是唐老师感到自豪的一点。

 

“我一定要千辛万苦把它留下来!”

我们一行人和唐老师坐在一起,开始了唠家常一般的闲聊。“目前西兰卡普的推广主要有三个问题:市场、传承及国家支持。因为是手工制作嘛,价格一般比较昂贵,大部分人无法接受,导致它的市场狭窄。技艺传承人是有的,但坚持到底的人少之又少,这项技艺再过个二三十年可能真的要消失了。在政策方面,国家资金投入其实是不太够的,尤其是给织工的补助,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传承人的积极性。”唐老师说起这些话时语气里充满了无奈感,我们也深深地觉得西兰卡普的传承还面临着诸多挑战。在如何使西兰卡普织锦价格平民化的问题上,唐老师主张采用机器生产,既省人力也省工序,但手工生产是绝对不能忘却的,无论如何也要将人工织法保留下来。“传承的是文化,要保护好土家西兰卡普的元素”是唐老师在聊天时不断强调的一句话。

 

                          

除了拜访唐老先生,我们在当天上午还来到了翔凤镇土堡小学进行简单地宣讲活动,让人觉得有些可悲的是,在发源地来凤县知道西兰卡普的人竟然只占少数,熟知西兰卡普文化的更是屈指可数,我们不禁感叹其传承所处的形势异常严峻,作为当代大学生的我们必须有所行动。

作为西兰卡普的发源地,整个来凤县都弥漫着浓浓的西兰卡普风。“艺术土家美,凤来不思归”,我们真诚地希望西兰卡普在民族文化的舞台上永远不退场,土家文化还需弘扬,民族精神更需代代相传。

(责任编辑:郝煜杉)